萱•忘忧

赤胆行孤狼B组补图——可能有没看过《我是特种兵》的,毕竟算是老片子了,但总要看看这六个人是谁呀,图片有字,可以一一对应起来的

赤胆行——红海行动改写,加入孤狼B组

人物安排:

蛟龙一队:

杨    锐     队长

徐    宏     副队长兼爆破手

顾    顺     狙击手

李    懂     观察员

张天德     机枪手

佟    莉     机枪手

陆    琛     医疗兵

庄    羽     通讯员

孤狼B组:

耿继辉    组长

郑三炮    爆破手

邓振华    狙击手

史大凡    观察员

庄   焱    第一突击手

强晓伟    第二突击手

 

设定:

营救人质成功后,二队护送人质回军舰,一队前往巴塞姆镇营救邓梅,伊维亚政府无法提供支援,上级派正在执行维和任务的孤狼B组前往支援。

 

军事小白,ooc和bug都归我,全员吐便当,he

第一次写文,大家凑合看吧

 

艳阳高照,浓烟滚滚,伊维亚首都城市中心以北,硝烟弥漫,战火纷飞,一列军用车队背向硝烟的方向驶向奥哈法港口,车上坐的是蛟龙突击队和他们刚刚营救的侨民,虽然营救成功,但是在伊维亚处于内战的情况下,大家都不敢松懈,一直保持战备状态。一条军令的到来打破了凝滞的气氛,然而却是一个更加艰巨的任务。蛟龙二队继续护送侨民前往军舰,而蛟龙一队要去一个名叫巴塞姆的小镇去营救一个被扎卡组织劫持的中国公民,邓梅。


鉴于伊维亚国内的战乱情况,蛟龙一队需要与伊维亚政府军一起走三分之二的路程,蛟龙先在政府军的安全点等待政府军集合。杨锐联系了军舰,舰长告诉杨锐,这次行动伊维亚政府军无法提供直升机,政府军的特种部队会帮助他们完成任务,所以他们只能跟随护送百姓的车队一起走。


运送平民的途中,政府军在一个临时地点停车,又接了一批平民,而蛟龙一队的队员们则见到了他们队长最窘迫的一面,女记者夏楠语速之快已经快赶上号称中国好舌头的华少了,队长无奈之下闭嘴收声,却不想女记者一把按住他胸口的通讯器想跟领导通话,情急之下杨锐直接拔了通讯器的插头。这一幕被队员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成了日后他们打击队长的黑料之一。


车队继续前行,在经过一片开阔谷地的时候,车队停了下来,蛟龙的人都下意识的进入了战备状态。政府军的头领告诉杨锐因为前方可能有危险,所以需要改道。与此同时,庄羽发现与军舰的通讯中断了,在杨锐尝试呼叫军舰的时候,一声炸响从远处传来,炮弹瞬间落地,杨锐回身大喊“迫击炮!!!!!”蛟龙的人迅速下车躲避,夏楠也被杨锐一把从车上拽了下来,推到隐蔽的低处。恐怖分子从四面包抄过来,一场激战就此展开……


顾顺解决了迫击炮并打伤了对方的狙击手之后,战斗基本结束,变故却在此时发生,巴士里的炮弹爆炸了,杨锐、徐宏、陆琛、庄羽、夏楠被埋,石头和佟莉疯了似的刨土,终于把人都挖出来了,蛟龙的人都没事,但是刚才的救援成果都已经灰飞烟灭,不仅政府军全军覆没,连大巴车上的平民也都无一幸免。


面对这样的情况,杨锐决定原地休整,狙击组建立制高点,机枪组战备防守,陆琛去修车,知心副队徐宏开导一下第一次实战的庄羽,他负责联系军舰跟上级沟通下一步的安排。随着时局的变化,伊维亚政府已经无法提供火力援助,只能在撤退时提供直升机帮他们撤离,根据这个情况,上级领导紧急抽调了正在邻国执行维和任务的陆军特战队孤狼B组前来支援,两支队伍在巴塞姆镇外汇合。


与军舰联络完毕的杨锐又要面对女记者了,不想这次是女记者无意的一句话戳中了杨锐的心病。罗星还在医院进行治疗,以后能不能站起来还是未知之数,这件事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杨锐的心上,令他自责万分。通讯器里,医疗兵的声音暂时解救了杨锐“队长,车修好了,马上到”,杨锐深吸一口气,迅速调整好状态,下命令:“全体注意,准备出发”。


另一边,孤狼B组奉命前来支援。颠簸的土路上,一辆带斗的军车上,塞着孤狼B组的六个人,小庄开车,小耿坐在副驾驶,后边车斗里伞兵、卫生员、强子、老炮相对而坐,屁股下坐的和脚边码放的都是弹药箱和武器装备。伞兵开口吐槽:“这伊维亚真是乱了,就给我们这么一辆破车,真是太委屈我这个伟大的狙击手了”。卫生员还嘴:“你一个鸵鸟,还伟大,咱们出来得有半年了,我看你是缺你们家母鸵鸟修理你了”。强子也在一边插嘴:“是啊,伞兵,都半年没见到夏岚了,你想她了吧?”老炮则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伞兵被怼的无语的样子,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转回蛟龙一队,坐在狐式装甲后边的杨锐后悔了,刚才真不应该安排佟莉开车,身为蛟龙武力担当的佟莉开起车来也是蛟龙第一猛,油门一脚踩到底就没松过,刚才一个急转弯差点把杨锐甩出去。旁边的紧抓着护栏的徐宏一个一个的眼刀往杨锐身上飞,刚才安排谁开车的时候,他给杨锐使眼色,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结果队长他愣是没看见,现在后悔也晚了。


巴塞姆镇外,一个山谷里,孤狼B组和蛟龙一队顺利汇合。小耿率先敬礼,“孤狼B组,组长耿继辉,代号森林狼”。“孤狼B组,,第一突击手庄焱,代号西伯利亚狼”。“孤狼B组,狙击手邓振华,代号大尾巴狼”。“你们叫他鸵鸟就行,孤狼B组,观察员、卫生员史大凡,代号秃尾巴狼”。伞兵回怼“卫生员,怎么哪儿都有你”。卫生员嘻嘻一笑没搭理他,老炮继续道“孤狼B组,爆破手郑三炮,代号山狼,你们叫我老炮就行”。“孤狼B组,第二突击手强晓伟,代号恶狼,你们可以叫我强子”。孤狼自我介绍完了,到蛟龙了,杨锐抬手敬礼“蛟龙一队,队长杨锐”。“蛟龙一队,副队长、爆破手徐宏”。“蛟龙一队 卫生员陆琛”。“蛟龙一队 狙击手顾顺”。“蛟龙一队 观察员李懂”。这时,卫生员插话“鸵鸟,看看人家的狙击手,可比你帅多了”,“哼,那你也看看人家那观察员,也比你可爱多了”,小耿瞪了他俩一眼“闭嘴”。庄羽强忍着笑意敬礼“蛟龙一队 通讯员庄羽”。“蛟龙一队 机枪手张天德”。“蛟龙一队 机枪手佟莉”。结果,卫生员又小声地跟伞兵咬耳朵“又一个帕夫柳琴科二世”,“嗯,看这眼神,可比我家夏岚狠多了”,小耿无奈的闭眼,心里吐槽:这两个活宝,第一次跟人家合作,真是不嫌丢人呀。


互通姓名以后,两队开始熟络起来,又是卫生员先起的话头:“诶呀,海军呀,这可是我的老部队呀,娘家人呀”“海军的,史大凡,原来你就是以前医疗兵集训的时候,教官说过的奇葩师兄啊”“他何止是奇葩,不过我倒好奇你们教官怎么说这个史大凡,诶,陆琛,你们教官怎么说的?”“教官说,他是中医世家,上学的时候又学了西医临床,还是武术尖子,别说等闲人就是咱们这些训练过的,一对一都不一定能赢过他,而且技战术都是顶尖的,当时在我们海军可吃香了,本来都快要申请提干了,结果突然跑到陆军去当菜鸟了,你说是不是奇葩?”“哦,这样啊,卫生员,这段你怎么没跟我们说过呀”“诶呀,这有什么可说的呀,都过去了,鸵鸟就你最啰嗦”。


时间紧任务重,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两队的队长开始商量下一步的行动,火力输出组的四位自觉四面散开,观察警戒,狙击组寻找制高点开始观察巴塞姆镇的情况,庄羽改造了一下通讯频道,把孤狼B组的通讯信号调整到和他们一个频道,陆琛负责清点孤狼带来的武器装备,补充弹药。


给所有枪支都装上消音器,他们来到巴塞姆镇外唯一一户人家,很明显这里已经被扎卡组织占领了,留守的人并不多,屋外四五个,屋内的情况无法判断,但是能肯定,一定有人质被劫持,狙击组看到了恐怖分子推搡几个妇女上车,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屋子的主人。


第一轮,孤狼B组负责警戒,蛟龙一队开始无声渗透,杨锐一声令下,屋外的恐怖分子全部解决。第二轮,蛟龙一队负责外围,孤狼B组突击进入,闪光震撼弹一扔,三秒后屋里站着的只有他们和人质。


相对于一群手持枪械,满脸油彩的大男人(佟莉暂时算在男人里吧),女性特征明显的夏楠更容易让人放下戒备,尤其是对方全是妇孺的情况下。果然,很快夏记者就问清了杨锐他们需要的消息。情况比预计的糟糕,这个镇子被扎卡组织占领已经超过一周了,镇上敢反抗的人都被他们杀了,然后他们又赶走了其他人,只留下贝拉他们几个妇女负责做饭。现在这个不大的镇子上有150个恐怖分子,主要集中在镇子中心的小广场附近,一小部分人看守位于广场后方的人质营,而这次蛟龙一队和孤狼B组要营救的目标人物就在这个人质营里。


14对150,力量相差太悬殊,正在三位队长一筹莫展之际,夏楠又说话了:“让我去代替邓梅吧,我想为阿布报仇,我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你们能做到,我希望我能帮你们做点儿什么,而且我相信,你们肯定会保证我的安全的”。在进入贝拉家之前,杨锐已经跟夏楠说了阿布被害的消息,当时夏楠的情绪很激动,一声怒吼,连久经战阵的杨锐听着都心惊,但现在夏楠已经冷静下来,她还是那个离第一线最近的记者。再三讨论之下,他们同意了夏楠的建议。


第一步就是伪装身份,蛟龙一队和孤狼B组在屋子里找到了当地人的服饰,再加上那几个恐怖分子的衣服,足够他们这些人换装了。陆琛换好了衣服一出屋,就看到“庄羽”站在院里,“呦,庄习习,动作够快的呀,来让你琛哥看看”,“琛哥,你在跟谁说话?”另一间屋子的门打开,庄羽跟在杨锐和徐宏后边,从里面走出来。“诶呀,陆琛,这是佟莉,不是庄羽,你看错了”,“???石头你怎么看出来的?她都捂成这样了”,“我……我就是看出来的呀,诶,你看孤狼他们也出来了”,同样换好衣服出来的孤狼B组无形之中替石头解了围。衣服换好以后相互一打量,大家都笑了,真感谢这些阿拉伯人的衣服,每个人都围着一个头巾,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谁看得出来身边这个人是不是自己人呀?


换装完毕,开始分配任务。狙击组不用说了,各自找好制高点,组成交叉火力覆盖,在之前互通信息的时候,顾顺李懂也告诉伞兵和卫生员,对方也有一个狙击手,虽然看身形还是个孩子,但是能力不容小觑,而且在当时那种紧急的情况下还能用银盘的反光晃了顾顺的眼睛,这种反应能力说明这绝不是他第一次上战场,这次伞兵没有插科打诨,而是一脸正经的皱眉思考,“你那枪打中他了吗?”“打中了他的左耳,但是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当时他骑着摩托车跑了,说明他还有继续战斗的能力。”“既然他伤了耳朵,那势必要包扎,白色的绷带应该很醒目,咱们潜伏的时候重点观察一下头上有伤的人,尽量别让他有再开枪的机会,虽然他还是个孩子,但战场上只有敌人。”“诶卫生员,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还提前说出来了。”“因为你是鸵鸟,鸵鸟脑容量小,我一猜就猜出来了,呵呵。”


因为这次是敌后作战,而且没有支援,所以通讯的畅通对于这两支队伍来说至关重要,经过讨论,为了防止万一,由小耿与庄羽一起留下保持通讯而且,为了便于伪装,两人之前也和大家一起换了阿拉伯人的衣服。


石头、佟莉、小庄伪装成恐怖分子带着夏楠和艾依莎去人质营送饭,然后由夏楠和邓梅互换服装,“等邓梅安全撤离人质营以后,佟莉你伺机下车,然后石头,你和小庄一起把邓梅护送到政府军的集合点,然后你们就在那儿保护邓梅的安全”,“报告队长,还是我留下,让佟莉去送邓梅吧,我……”,“张天德!”“到”“服从命令!”“……是!”佟莉侧头深深看了石头一眼,没有说话。


余下的杨锐,徐宏,陆琛,老炮和强子埋伏在广场周围,随时支援其他人,同时用老炮他们带来的炸药制造一些实质性的伤害,先把重武器都干掉,顺便减少他们的战斗力,毕竟敌方人多势众,硬拼实在不是好办法。


任务分配好,大家准备各自行动。孤狼B组聚在一起,小耿嘱咐道“这次第一回,我在外面,你们在里面,你们记住,咱们都要活着回家,来吧”,头碰头,手搭肩,就像之前他们无数次做的那样,“孤狼B组,同生共死!”这场面看的蛟龙一队眼眶发红。仪式过后,各个小组分开行动。


石头和小庄把妇女们做的饭抬到车上,石头一边把食物分开放,一边怀疑“小庄,你们卫生员给的药管用吗?我们会不会放少了呀?”“你放心,卫生员给的东西比他本人还靠谱,我们已经在演习的时候用过好多次了都,屡试不爽,而且这次还放了双倍,就算他壮如牛,也会拉到腿软的,你就放心吧。”石头闻言一哆嗦,心想幸好我们演习的时候都吃战备干粮,否则要是碰到你们这样的,真因为吃东西丧失了战斗力,那回去还不得被练废啊,太丢人了。佟莉敲着车窗催促,“你俩快点儿,狙击组和队长他们已经出发好一会儿了,咱们得快点儿了。”毕竟在镇外的恐怖分子人不多,只有两辆车能用,还有一辆是固定运送食物的,狙击组是步行出发的,可杨锐他们只能五个大男人挤一辆小车,为了确保计划顺利实施,他们都提前去渗透了。


进镇子的时候一路畅通,毕竟只凭一双眼睛就想区分是不是自己人几乎是不可能的。普通人一眼看来只能看到几个男人带着两个女人来送饭,谁都没有起疑心,唯一女扮男装的佟莉除了身高稍差一些也没有破绽,毕竟当兵时间长了动作本就粗犷,就连入伍前长发披肩的佟莉已经成了女汉子,甚至出门都会被小朋友称为叔叔,何况其他本身本色出演的糙汉子们。


小广场上,杨锐他们五人已经分散开来,各自见机行事。高处的狙击组也已经就位,他们正在观察需要狙击的目标,同时他们也在找那个受了伤的小狙击手,但是并没有发现他,可能在某个遮蔽物下休养生息。


镇子里边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庄羽突然发现与军舰的联系中断了,应该是信号问题,可能是天线的缘故,向杨锐报告了之后他和小耿就去查看原因了。路上小耿向庄羽分析,“如果是天线出了问题,不排除是人为的,待会儿你去检查的时候,我埋伏在旁边,你注意观察周围,有异常就用手语告诉我”,说着他给手里的枪装上了消音器“以防万一,还是无声歼灭的好”,“嗯,我知道了,耿组长。”“没事,别紧张”,小耿拍拍庄羽的肩膀,“我们都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嗯!”在离天线不到100米的地方有一块巨大的风化岩石,耿继辉就隐蔽在这块大石头的后边,庄羽独自去修复天线。有了小耿的提醒,庄羽格外注意周围的情况,果然在离天线不远的背阴面,有两个人隐蔽在那里,庄羽不动声色,假借蹲下检查天线向耿继辉打手势,又往旁边挪了挪,把那两个人露了出来,小耿早已准备好,只等庄羽的信号,庄羽刚把身子挪开,就听嘭嘭两声轻响,再回头一看那两个人已经被击毙了。庄羽警戒,小耿迅速移动到庄羽背后,确认四周没有其他探子之后庄羽才才开始检修天线,没有大问题,只是那两个人拔掉了天线的接头才导致的信号中断,把接头插好信号就恢复了。


回到贝拉家,庄羽又调整了反干扰器,把功率调到了最大,以确保镇子里的杨锐他们能正常通话。按照正常的战术布局,小耿在大门后布了一个雷区,引线拉在大门上,有人开门必定会触发雷区,又在院里的羊圈外放了一个遥控炸弹,以求用最小的代价给敌人最大的打击。


小广场上,杨锐他们正在分头行动。徐宏找了一辆车,还发现旁边一个院子里停着几辆坦克,他马上招呼老炮,“山狼,我发现他们的坦克车库了,现在需要你过来跟我一起布雷。”“收到,马上来。”“这辆是自动装弹的,咱们先把它留下,万一我们需要火力支援,它也是一条退路。”“好,这几辆就把炸弹放在底盘上吧,引线挂在履带上就行了,他们一开车就‘嘭’了”。杨锐,陆琛,强子也分别在放有RPG的车上装了炸弹,一定要不遗余力的干掉他们的重火力,否则场面将无法控制。


人质营里,小庄和石头把没加料的食物分给人质,借着给政府军递食物的机会,给他们每人塞了一把手枪,又用英语叮嘱他们要忍耐,要等待时机,政府军原本一头雾水,但也知道是来救他们的,有希望总比等死强,他们把枪收起来,拿着食物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夏楠与邓梅互换了衣服,夏楠刚刚坐在角落里,突然冲进来几个蒙面人,把假扮成邓梅的夏楠带走了。原来现在代理伊维亚政务的秘书长莫哈迪,已经是反政府武装的头号目标,莫哈迪为了家人的安全向我国寻求帮助,所以莫哈迪的家人也上了临沂舰。有一个伪装成平民的女杀手混上了临沂舰,想暗杀莫哈迪的家人,但是被舰上负责安保的蛟龙三队识破了。女杀手劫持了一个我国的小孩,想借此脱身,但是被蛟龙二队围住,狙击手打伤了杀手的右肩,小孩成功获救,女杀手知道自己逃走无望就一刀抹了脖子。现在这个时间点已经过了女杀手和Sayyid约定的最后的联系时间,Sayyid知道女杀手的行动出了问题,所以他决定杀了邓梅向我国示威。“队长,夏楠被带走了!”“什么?!稳住!按原计划,西伯利亚狼,你和石头送邓梅去集合点,佟莉,离开人质营之后你下车,摸回去,跟那几个政府军一起先把人质营控制起来!”“是,队长!”最后离开的时候,小庄给每个恐怖分子都分了加料的食物,守门那个一边吃一边跟他们挥手示意,但是没人发觉整个过程中,送饭的人一句话都没说过。


“山狼,恶狼,你们潜入指挥中心,你们两个人火力强,配合又默契,救夏楠就交给你们了。”“没问题,交给我们了。”从下车开始,夏楠就一直在挣扎,为了不让恐怖分子看出她和邓梅的不同,她一直在大叫,在尽可能的把自己的面部表情做的夸张,但是事与愿违,那个领头的人还是看出了她不是邓梅。


老炮和强子一进入指挥中心就听到了夏楠的叫喊声,一个恐怖分子嫌她太吵了还把音乐的音量调到了最大,简直是在配合他们的行动。老炮悄悄在恐怖分子围坐的毯子的角落里塞了两个遥控炸弹,然后,他和强子循着夏楠的喊声找到了恐怖分子录制视频的屋子。那个头领正薅着夏楠的头发,掐着她的脸,用阿拉伯口音的英语问“Who are you?Where is the girl?”夏楠被牢牢地控制在那个人手里,可是她的脸正好对着门的方向,强子在向她打手势,让她想办法伏低。夏楠忍着痛,往地上狠命一踹,和绑着她的椅子一起向后倒去。老炮和强子配合无间,一轮战斗速射,在场的恐怖分子已经全部被击毙,在大厅里的音乐的掩护下,根本没人发现里边发生了什么。


“杨队长,我们已经救下夏楠了,等你下一步指示。”“收到,佟莉,佟莉,你那边怎么样?”“队长,他们已经开始闹肚子,现在很混乱,防御有很多漏洞。”“好,石头,石头,你们到哪儿了?”“队长,我们已经离开巴塞姆镇了,现在正在赶往集合点。”“好,记住,一定要确保邓梅的安全。”“是,保证完成任务!”“下面,山狼、恶狼,既然你们已经潜入指挥中心,就不要让那里再有一条指令发出。”“明白!”“佟莉,你先动手把人质营控制起来,不能让他们伤害一个人质。”“收到。”“狙击组,你们注意,重点打击战略目标。”“没问题。”“森林狼,你和庄羽要注意,一旦镇子里边打起来,你们那里一定会有人去的。”“放心,我们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他们来呢。”“徐宏、陆琛,咱们三个就负责广场了。”“是!”“行!动!”


卫生员给的宝贝见效很快,石头他们离开人质营几分钟之后就开始发作了,佟莉潜回来的时候恐怖分子已经在轮番的跑厕所,门口那个人扫了四周一圈,没发现有人靠近,也去加入跑厕所大军了。趁着这个空挡,佟莉自然的走进人质营,找到那几个政府军,虽然佟莉不会阿拉伯语,但是这几个政府军会说英语,沟通起来毫不费力。


守卫人质营的人并不多,只有十来个,而且这会儿都处于捂着肚子跳脚骂脏话的状态下,毕竟哪里也不会修十多间厕所呀。佟莉他们把人质集中到一起,留下一个政府军保护人质,其余五人一起行动。佟莉带着那四个人围堵到厕所的时候,那些恐怖分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佟莉一番扫射,已经全都倒在地上,政府军上前补枪,连带厕所里的都确认击毙。至此,人质营的院子已经被全部控制。


指挥中心里的老炮和强子,已经做好准备,在听到枪声响起的瞬间,老炮按下了遥控,大厅里的两颗炸弹炸了,毯子上听到枪声刚要起身的恐怖分子倒了一片,那个放着音乐的录音机被震到了地上,乐声戛然而止,枪炮的声音响起来了。


同时,广场上的徐宏也按下了遥控,几辆装着重武器的车上瞬间火光冲天,原本还算平静的广场动了起来。恐怖分子都端起枪想要找出入侵者,可是每个人脸上都蒙着头巾,一时间无从找起,只能先冲向枪声响起的人质营和指挥中心。


“顾顺李懂”“收到”“对方知道你们的存在,但是不知道我和卫生员也在这儿,你们先开枪,我们来干掉那个人”“明白”。于是,顾顺瞄准一个抱着机枪的人,“嘭”,报销了,李懂也打出几发子弹,干掉了两个。果然,那个小狙击手出现了,“鸵鸟,11点钟方向,一个人在爬楼”“我看到了,原来他戴了帽子,怪不得我们找不到他”“盖的还是不够严实,你看他左耳的血迹,没盖上,好了,他停下来了,风向西北,风速43,温度31,湿度29”“没问题”——嘭,一朵血花堪称完美。“顾顺李懂,目标已击毙,可以自主射击了”“收到。”


解决了对方的狙击手,我方的狙击手就可以一展所长,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广场上的恐怖分子如同等待被死神带走的人,只知道有狙击手在瞄准他们,却毫无还手之力,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时候,看着子弹飞过来,下一瞬,身边的人就倒下去了,那种被死亡笼罩的恐惧从心底蔓延开来。


指挥中心里,老炮和强子结成战斗队形,两人战斗速射,扫荡了指挥中心里还有战斗能力的人,然后又补枪,确保不会有突发情况发生。“夏记者,现在广场不安全,我们送你去人质营,你就呆在那里,听佟莉的安排,明白吗?”“好,我知道了,但是这张纸至关重要,我必须给你们,这是刚才我在墙上撕下来的,这上面写着威廉他们偷运的那批黄饼的数量,还有他们交易的时间和地点,如果可以的话,你们能不能阻止他们?”“夏记者,你说的情况我们知道了,但是我们没有权利私自行动,你所说的一切我们都会如实的向上级汇报,我们要听命令行事。”“……好吧。”“恶狼呼叫杨锐”“收到”“我们先把夏楠送到人质营去,你们掩护我们,”“没问题。”“山狼呼叫佟莉,收到回复”“收到”“佟莉,现在我和恶狼把夏楠送到你那儿去,注意不要误伤,不要误伤”“明白”。广场上,杨锐他们压制了大部分的恐怖分子,老炮和强子护着夏楠冲出了指挥中心,一墙之隔就是那条通往人质营的路,强子开路,老炮压阵,夏楠走在中间。“佟莉,我们过来了,你看到了吗?”“看到了,我现在去接应你们”“好,你把夏楠带走,我们回去支援杨队长他们”“好”。


镇外贝拉家,小耿和庄羽听见枪声响起来,“开始了,我们要注意了,准备好了吗?”“嗯,”庄羽伸出拳头“强者无敌”,小耿也伸出拳头和庄羽碰在一起“同生共死”。几分钟后,院子外边响起了车声,然后是一群人凌乱的脚步声,大门被砸开,率先进来的两个人,触发了小耿布的雷区,当场就被炸死了,纷飞的弹片还划伤了后边几个人。一开门就受到重创,剩下的恐怖分子狂躁起来,一窝蜂的往里冲,当他们冲到羊圈时,小耿按下了遥控,又有两个恐怖分子被炸断了双腿,当时就晕了。“还有六七个,耿组长,我来吧”,说着庄羽掏出了飞行炸弹,“小可爱,看你的了”。爆炸声伴随着刺耳的蜂鸣声,恐怖分子全部倒地,“庄羽,你记住,这样的情况,一定要全部补枪,宁可浪费几颗子弹也不能有侥幸心理,这些都是血淋淋的教训,懂吗?”“嗯,我明白,耿组长,这次我来吧”,“好,你来,我掩护你”。


“森林狼呼叫杨锐,收到回复,收到回复”,“收到,请讲”,杨锐的呼吸粗重,传来的声音还夹杂着枪响,“刚刚我们这里来了十一个人,已经全部解决,你们那边状况如何?需不需要我们去支援?”“不行,你们现在过来的话,通讯无法保障,你们就在原地警戒吧,我们不能失去跟军舰的联系。”“明白,那你们多注意”“收到”。


广场上,虽然有两组狙击手,大部分重武器也被破坏了,但是恐怖分子的人数依旧很多,而且过了最开始的懵懂期,他们开始疯狂的反击。伞兵和顾顺在不停的瞄准,扣扳机,但是狙击枪打一枪上一发子弹的弊病给他们狙击的速度打了折扣,这时的战场上还有五六十人,但是杨锐他们的子弹已经消耗了大半,“队长,陆琛,你们掩护我,我有办法”,“好,快去”。徐宏用他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那个停放坦克的院子,“队长,陆琛,山狼,恶狼,我开了一辆坦克出来,你们注意隐蔽”,“收到,收到”。徐宏把坦克开出来,立刻有恐怖分子也要去开坦克,还没进到院子里就被狙击手击毙了,但是总有两个漏网之鱼,有两个人上了一辆坦克。不得不佩服徐宏的先见之明,坦克虽是强悍,但是弱点太明显,只要履带断了,这几十吨重的大家伙就成了废铁,徐宏和老炮在坦克履带上布的雷到发挥作用的时候了。那两个人刚发动坦克,走了还没有两米,整个坦克忽的一晃就不动了,那两个人不得不下来查看,又被伞兵干掉一个。


剩下那个人赶紧躲到坦克下面,正好看到被炸断的履带,他又奔向离他最近的一辆,发现履带也被布了雷,他掏出匕首割断了引线,把雷扔到一旁,跳进了驾驶舱。“副队,有一个恐怖分子也开了一辆坦克,向你去了”“收到,李懂,他离我有多远?”“他再过一个路口就能看到你了”“好,那我就先把他干掉,李懂,你告诉我开炮的时机”“好,副队,你先把炮塔左转120度”“好,操作完毕”“倒计时,三、二、一、开炮!”一声巨响,刚冒出头的坦克被徐宏一发近距离的炮弹掀翻在地,又一发炮弹,坦克的底被轰了一个大洞,里边的人也被炸的体无完肤。“下面分配一下,顾顺李懂,你们负责消灭广场上的人,大尾巴狼、秃尾巴狼,你们看好放坦克那个院子,不要再让人把坦克开出来”,“收到”“明白”。


“队长,你们先找地方隐蔽一下,让他们试试这个坦克的威力”,“好,旁边有一个废车场,陆琛,你和恶狼、山狼转移到那儿,我去帮徐宏,你们掩护我”,“收到”,“徐宏,你向前推进,我去找你”,“是。”杨锐、陆琛、强子、老炮分别向恐怖分子扔了手榴弹,杨锐趁这个空挡向徐宏的坦克,其余三个人一边掩护射击一边向废车场转移。


杨锐冲到坦克边上一跃而上,接着就进入炮手的位置。陆琛三人转移到废车场,各自隐蔽,废车场虽然遮蔽物多,但都比较脆弱,幸好对方的重火力武器都失陷了,否则陆琛他们的处境将会非常危险。“陆琛,你们隐蔽好了吗?”“队长,我们已经到废车场,但是现在恐怖分子分了两拨,一拨在向我进攻,另外那部分应该是怯战了,刚才山狼看到他们开车往镇外去了。”“你现在马上联系庄羽,让他们注意警戒!你们也隐蔽好,我们要开炮了。”“是!”“庄羽庄羽,收到回复,收到回复”,“收到,请讲”,“有一拨恐怖分子向镇外逃窜,你们注意警戒”,“收到,明白,你们那里怎么样了?”“副队搞了一辆坦克,队长和他在一起,我和山狼恶狼在废车场,等着看队长他们开炮呢”,陆琛说着话,手上的动作也没停,子弹依旧稳稳的向外飞,“注意安全”,“收到。”


“徐宏,你来指挥,我让我开炮我就开炮”,“是”,“炮塔右移10度”,“好!”“预备,开炮!”炮弹极速射出,几乎可以看见被炮弹带起来的气流,气流的冲击带倒了恐怖分子,终于炮弹被废车场的围墙拦住,原地爆炸。杨锐和徐宏变换角度又开了一炮,围住废车场的恐怖分子几乎死伤殆尽,陆琛、老炮、强子从废车场出来,挨个补了枪。“队长,目标全部击毙”,“收到,注意警戒”,“是”。“佟莉佟莉,你那边怎么样?”“队长我这边没问题,人质都安全”,“好,庄羽,你们那边呢”,“那些恐怖分子出了镇子就跑了,我们这里没事”,“好,那你们暂时原地不动”,“收到”“狙击组,狙击组,你们怎么样?”“杨队,我的范围内已经没有恐怖分子了”,“队长,我的范围内也已经清空了”,“好,狙击组撤离,你们到废车场来跟我们汇合,佟莉你还待在人质营,一会儿我们去接你们”,“收到”,“明白”。


过了一分钟,顾顺和李懂,伞兵和卫生员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过来。“现在咱们两人一组,每组开一辆车,陆琛,你单独开一辆,待会儿去了人质营你和佟莉一组”,“是,队长”。“这坦克,咱们~”“诶,杨队长”,“怎么了?”“这可算是咱们的战利品呀,再说,那院子里还有一辆,搁这儿多浪费呀,咱们给它开回去吧”,“鸵鸟,你是想你自己开回去吧,回家好跟你家母鸵鸟炫耀一下,你抢了一辆坦克,对吧?”,“不是,卫生员,这话说的这么直白不好,这说话也是有艺术的,这……”“行了行了你,杨队长,这坦克开着还能给咱们提供一下火力支援,要不就按鸵鸟说的,开走吧”,“嗯,也好,那就开回去吧,那这样,大尾巴狼、秃尾巴狼你俩先开着这辆,去把那辆也开到广场上来,其余人,咱们一人开一辆车,先去把人质都带出来”。


杨锐他们开了七辆车,加上人质营有一辆车,已经足够他们离开,一行人八辆车,外加还有两辆坦克压阵,端的是浩浩荡荡威风凛凛,如果忽略他们脸上的尘土和残留的血渍的话。回到贝拉家,小耿和庄羽也是目瞪口呆,“你们怎么把这两个大家伙也带回来了?”“这是咱们的火力支援呀,小耿你看,我这开坦克的样子多帅,我跟你说……”,“行了伞兵,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家夏岚看见了肯定要夸你是吧?我知道”,被小耿说的无话可说,伞兵转身坐到一边去擦他宝贝的狙击枪了。“杨队长,我们重新安排一下吧,老炮、强子和我开一辆坦克,佟莉和徐宏、陆琛开另一辆,那五个政府军让他们一人开一辆车,正好所有的人质五辆车,太旧的车咱们就不要了,余下的八个人还坐狐式装甲。”“好,那就狐式装甲打头,人质的车在中间,两辆坦克,一辆压阵,一辆在车队左侧。”“好,就这样,那咱们这就出发吧”“好”。


从巴塞姆镇到集合点的路上很太平,除了车辆行进的声音和坦克发出的轰鸣,没有其他因素来干扰他们的前进,毕竟跟着两辆坦克,威力确实不容小觑。不过天公不作美,走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一场大规模的沙尘暴席卷而来,一时间飞沙走石,满天尘土,每个人都是满身满脸的土,他们和军舰的联系也中断了,只能先去集合点再想办法恢复通讯。


急行军将近一个小时,他们终于到达集合点,石头和小庄带着邓梅比他们先到很多,但出来迎他们的只有小庄,在杨锐说话之前,佟莉脱口而出“石头呢?怎么没见他?”“他……他在帐篷里,你们去看了就知道了……”佟莉一马当先冲进帐篷,掀开门帘,只看见石头躺在行军床上,没有一点声息,头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唬的佟莉腿都软了,险些没站住,还是陆琛扶了她一把才不至于跌在地上,陆琛一看佟莉眼圈都红了,连忙问“小庄,石头到底怎么了,你快说清楚呀!”。“诶诶诶,你们别着急呀,石头他没大事儿,我们遇到一股叛军,交了火,石头他左脸被流弹划了一个口子,伤着血管了,就是血流的多点儿,别的真没事”,“那这不应该包成这样吧,不知道的还以为石头毁容了呢”,“这也不是我包的,这是我们到这儿之后,他们这儿的军医给包的,谁能想到他们这军医这么业余,可是这伤口好不容易才止了血,我也没法儿重新给他包扎,就只能先这样了,军医给他吃了止疼片,他刚睡着”。“应该给他吃糖的,他说吃糖不疼”,佟莉转过身抹了一下眼睛,如是说。


众人见石头石头睡的沉稳都转身出了帐篷,只有佟莉落在后边多看了两眼。邓梅和夏楠都被政府军派来的直升机送走了,石头的情况最好不要参加战斗,而且沙漠里环境太过恶劣,杨锐不敢对他的伤势掉以轻心,决定让石头一起返回军舰,蛟龙一队其他人和孤狼B组在集合点待命。


政府军的通讯员拿着通讯设备找到杨锐,但是被对方告知因为天气的原因,对方无法联系我国的军舰,而且伊维亚政府现在无力阻止叛军和恐怖分子的黄饼交易,能为他们提供的只有一架直升机。“这么无能的政府,我真是头一回见,真是弱爆了”,结束通话以后伞兵忍不住吐槽,卫生员止住他的话头“他们这个国家现在乱像丛生,也实在是没有能力来解决这件事了。”“现在我们没有上级的命令,但是这件事我们绝对不能置之不理”,“没错,既然我们遇到了,那就肯定要管管了”,“现在我们只有一架直升机,别的~”“诶,不对呀,那坦克是我们的战利品,是给他们了,可我们现在连借用的权利都没有了吗?”“伞兵说得对,杨队长,我看这样,咱们再跟政府军沟通一下,借这两辆坦克用一用,反正也是在帮他们解决问题,他们不能连这点小事都不同意吧”,“好,那我去交涉一下”。果然,没说什么废话,政府军的上级就同意杨锐他们可以暂时使用那两辆坦克,这样一来这次行动的压力就减轻了许多。


在政府军那里拿到了地图,杨锐、徐宏和小耿开始制定行动计划。恐怖分子把黄饼的贮藏地点被选在一个死火山的山口,地势四周高中间低,便于两队人马潜伏和伪装,但交易地点在火山口外的向阳侧,周围都是荒漠,基本无法藏身。“耿组长,我看咱们这次这样分配,先说狙击组,交易地点的这边有一个指挥塔,顾顺李懂,负责占领这个指挥塔,伞兵和卫生员,他们两个在附近的山壁上找一个制高点,火力覆盖全场,徐宏陆琛和庄羽开一辆坦克,你和老炮、强子开一辆,坦克可以藏在山体的裂缝中,暂时隐蔽蛰伏,等需要支援时再开出来,你们开坦克的先出发去隐蔽,我们剩下的人都坐直升机,翼装飞行到那儿,你看怎么样?”“没问题,就按你说的分配吧,但是有一点,这次的黄饼是有辐射性的,所以大家在战斗过程中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造成泄露”,其他人都郑重其事的点头。


任务分配好,各组开始做准备工作,坦克小组检查了坦克的油料和炮弹,准备完毕就先出发了。翼装飞行小组也都换上了翼装,走路都走不利索,左摇右摆的,一个个笨拙的像只企鹅,等杨锐他们一边笑一边爬上直升机的时候,最先上去的伞兵和卫生员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其实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动作有多可笑,平时雷厉风行的特种兵,穿上这身衣服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这样的景致可不常见,能忍住不笑才怪呢。


飞机上一路无话,快到的时候,杨锐出声提醒大家,“马上就到了,一分钟准备!”大家默默的做了最后调整,把面罩带好,一切准备就绪,杨锐打头飞身而下,翼装被迎风吹起,减缓了俯冲而下的速度,趁着在空中漂浮的时间,杨锐开始布置任务,“狙击组各自占领高点,我和佟莉、西伯利亚狼负责控制那架运输机,按小组散开,完毕!”天空中的人分散开来,降落伞打开,准备着陆。


顾顺和李懂顺利的占领了指挥塔,趁着空闲的时间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伞兵和卫生员在山上找了一个天然的小洼,两个人趴在那里,身上用伪装网覆盖好,等待时机。杨锐三人藏身在仓库旁边一块大石头的阴影里,他们要利用运黄饼的卡车到飞机那里去。一辆卡车出来,佟莉先走,她窜到车底,用八字环把自己挂在卡车的底盘上,手脚抵住借力点,卡车开的很快,但佟莉攀的稳稳的,丝毫不受影响。卡车停在飞机旁边卸黄饼的时候,佟莉一个翻身,窜到了运输机的机尾下,负责守卫的恐怖分子都面向外边,没人注意到佟莉的存在。


就在杨锐准备利用卡车到飞机那里去时,局面发生了变化,一架直升机降落下来,叛军的首领沙拉夫来和恐怖分子的首领Sayyid会面,而这次会面的主要目的就是交易脏弹的研究成果,就在Sayyid把研究成果交给沙拉夫的时候,一个电话打到了Sayyid的手机上,随后Sayyid转身做了一个摆平的手势,下一秒恐怖分子就开始了扫射,沙拉夫和他的手下都倒下了,直升机上的驾驶员也被击毙了一个,剩下一个早已吓得抖如筛糠,恐怖分子迅速控制了直升机。


杨锐瞬间做了调整,“佟莉迅速占领飞机,顾顺李懂协助佟莉控制飞机,我和西伯利亚狼去捉他们的首领,大尾巴狼、秃尾巴狼你们把控全场,森林狼、徐宏,我们出来的时候一定会有追兵,就交给你们对付了”,“收到”。杨锐刚布置完,对面叛军就被恐怖分子干掉了,有时候不得不感叹,黑吃黑的过程如此之快,没有先兆,瞬间发动,瞬间结束。杨锐和小庄对视一眼,猱身而出,杨锐控制了Sayyid,小庄开了一辆车,杨锐把Sayyid推上后座,他自己也利落的窜上车,汽车瞬间提速,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佟莉开始攻占飞机,在驾驶舱门口,佟莉与一个大汉狭路相逢,从他的块头就能看出来是个不好相与的,果然,交上手三两招就打掉了佟莉手上的枪。别无选择,佟莉只能跟他肉搏,但毕竟对方身高和力量都占优势,佟莉只能以技巧取胜,好不容易攀到那大汉的背上,想用裸绞,但是对方力量太大,佟莉只能先想办法让对方发不出力。于是,佟莉瞄上了大汉的右臂,两番努力,吃奶的劲都用上了,终于把那大汉的右臂掰断,佟莉趁那大汉疼痛难忍又给他来了一个裸绞。没有了右臂,那大汉再也没办法挣脱佟莉,一番挣扎无果,佟莉觉得身上一重,那人已经被她彻底勒死了,佟莉喘了一口气,一把把大汉推开,又向驾驶舱走去。


再说杨锐那边,他和小庄控制了Sayyid以后,恐怖分子只出现了短暂的慌乱,很快就组织人马追了上来,有三五辆车紧追在他们后边,后边还有支援。顾顺和伞兵瞄着那几辆车的油箱,一枪一辆全都报销了。


突然情况急转直下,那架叛军开来的武装直升机被恐怖分子控制,上面的机枪一阵扫射,杨锐他们的车被打废了,后边的追兵又追上来了,直升机上,佟莉也被一个恐怖分子用枪顶着头推出来,指挥塔上,武装直升机子弹扫过,顾顺伤了腿,右眼上方也被划了一道血口子,差点伤到眼睛,目前无法再执行狙击任务。“顾顺!”李懂一声惊呼,随即冲向指挥塔。“大尾巴狼呼叫李懂,收到回复”,“收到”带着喘息声,李懂跑上了指挥塔,“顾顺怎么样?”“我没事,但是我现在无法进行狙击,让李懂替我吧,李懂,你用我的枪”,“好,李懂,佟莉在我的射击死角里,只能交给你了,我来解决直升机”,李懂迟疑着“……好”,“李懂,战胜压力,罗星是不会选错人的”。李懂的目光坚定起来,呼吸也迅速恢复正常,瞄准,扣扳机,劫持佟莉的恐怖分子应声倒地。伞兵那边也在争分夺秒,“卫生员,把穿甲弹给我,报数据”,“高度30,距离500,风向西南,风速60,完毕”,伞兵屏住呼吸,瞄准了直升机的油箱,油箱被打漏,子弹与铁皮摩擦出的火花引爆了整个直升机。 小耿和徐宏开着坦克从后边包抄过来,把恐怖分子的追兵全都干掉了。Sayyid看着他的部下被团灭,也没有多做挣扎,趁杨锐不防备,抓着杨锐的枪扣了扳机,自杀了。


战事告一段落,陆琛给顾顺做了止血和包扎,坦克小组分开警戒,杨锐带着其他人检查了黄饼,数量都对,而且密封完整,没有泄露的危险。于是,坦克小组原路返回,其他人都上了飞机,返回政府军的集合点,黄饼的任务圆满完成。

        

正文完


亲们,帮我给这篇文想一个名字吧,我实在取名无能啊

拜托大家,谢谢了(^~^)

        与此同时,佟莉开始攻占飞机,在驾驶舱门口,佟莉与一个大汉狭路相逢,从他的块头就能看出来是个不好相与的,果然,交上手三两招就打掉了佟莉手上的枪。别无选择,佟莉只能跟他肉搏,但毕竟对方身高和力量都占优势,佟莉只能以技巧对抗好不容易攀到那大汉的背上,想用裸绞取胜,但是对方力量太大,佟莉只能先想办法让对方发不出力。于是,佟莉瞄上了大汉的右臂,两番努力,吃奶的劲都用上了,终于把那大汉的右臂掰断,佟莉趁那大汉疼痛难忍又给他来了一个裸绞。没有了右臂,那大汉再也没办法挣脱佟莉,一番挣扎,佟莉觉得身上一重,那人已经被她彻底勒死了,佟莉喘了一口气,一把把大汉推开,又向驾驶舱走去。
        再说杨锐那边,他和小庄控制了Sayyid以后,恐怖分子只出现了短暂的慌乱,很快就组织人马追了上来,有三五辆车紧追在他们后边,后边还有支援。顾顺和卫生员瞄着那几辆车的油箱,一枪一辆全都报销了。 突然情况急转直下,那架叛军开来的武装直升机被恐怖分子控制,上面的机枪一阵扫射,杨锐他们的车被打废了,后边的追兵又追上来了,直升机上,佟莉也被一个恐怖分子用枪顶着头推出来,指挥塔上,武装直升机子弹扫过,顾顺伤了腿,右眼上方也被划了一道血口子,差点伤到眼睛,目前无法再执行狙击任务。
         “顾顺!”李懂一声惊呼,随即冲向指挥塔。“大尾巴狼呼叫李懂,收到回复”,“收到”带着喘息声,李懂跑上了指挥塔,“顾顺怎么样?”“我没事,但是我现在无法进行狙击,让李懂替我吧,李懂,你用我的枪”,“好,李懂,佟莉在我的射击死角里,只能交给你了,我来解决直升机”,李懂迟疑着“……好”,“李懂,战胜压力,罗星是不会选错人的”。李懂的目光坚定起来,呼吸也迅速恢复正常,瞄准,扣扳机,劫持佟莉的恐怖分子应声倒地。伞兵那边也在争分夺秒,“卫生员,把穿甲弹给我,报数据”,“高度30,距离500,风向西南,风速60,完毕”,伞兵屏住呼吸,瞄准了直升机的油箱,油箱被打漏,子弹与铁皮摩擦出的火花引爆了整个直升机。 小耿和徐宏开着坦克从后边包抄过来,把恐怖分子的追兵全都干掉了。Sayyid看着他的部下被团灭,也没有多做挣扎,趁杨锐不防备,抓着杨锐的枪扣了扳机,自杀了。
        战事告一段落,陆琛给顾顺做了止血和包扎,坦克小组分开警戒,杨锐带着其他人检查了黄饼,数量都对,而且密封完整,没有泄露的危险。于是,坦克小组原路返回,其他人都上了飞机,返回政府军的集合点,黄饼的任务圆满完成。
        正文完
                                                                                       ——阿喳

请假,争取明天结束,遁走~

         就在杨锐准备利用卡车到飞机那里去时,局面发生了变化,一架直升机降落下来,叛军的首领沙拉夫来和恐怖分子的首领Sayyid会面,而这次会面的主要目的就是交易脏弹的研究成果,就在Sayyid把研究成果交给沙拉夫的时候,一个电话打到了Sayyid的手机上,随后Sayyid转身做了一个摆平的手势,下一秒恐怖分子就开始了扫射,沙拉夫和他的手下都倒下了,直升机上的驾驶员也被击毙了一个,剩下一个早已吓得抖如筛糠,恐怖分子迅速控制了直升机。
         杨锐瞬间做了调整,“佟莉迅速占领飞机,顾顺李懂协助佟莉控制飞机,我和西伯利亚狼去捉他们的首领,大尾巴狼、秃尾巴狼你们把控全场,森林狼、徐宏,我们出来的时候一定会有追兵,就交给你们对付了”,“收到”。杨锐刚布置完,对面叛军就被恐怖分子干掉了,有时候不得不感叹,黑吃黑的过程如此之快,没有先兆,瞬间发动,瞬间结束。杨锐和小庄对视一眼,猱身而出,杨锐控制了Sayyid,小庄开了一辆车,杨锐把Sayyid推上后座,他自己也利落的窜上车,汽车瞬间提速,冲了出去。
                                                                                       ——阿喳

      飞机上一路无话,快到的时候,杨锐出声提醒大家,“马上就到了,一分钟准备!”大家默默的做了最后调整,把面罩带好,一切准备就绪,杨锐打头飞身而下,翼装被迎风吹起,减缓了俯冲而下的速度,趁着在空中漂浮的时间,杨锐开始布置任务,“狙击组各自占领高点,我和佟莉、西伯利亚狼负责控制那架运输机,按小组散开,完毕!”天空中的人分散开来,降落伞打开,准备着陆。
         顾顺和李懂顺利的占领了指挥塔,趁着空闲的时间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伞兵和卫生员在山上找了一个天然的小洼,两个人趴在那里,身上用伪装网覆盖好,等待时机。杨锐三人藏身在仓库旁边一块大石头的阴影里,他们要利用运黄饼的卡车到飞机那里去。一辆卡车出来,佟莉先走,她窜到车底,用八字环把自己挂在卡车的底盘上,手脚抵住借力点,卡车开的很快,但佟莉攀的稳稳的,丝毫不受影响。卡车停在飞机旁边卸黄饼的时候,佟莉一个翻身,窜到了运输机的机尾下,负责守卫的恐怖分子都面向外边,没人注意到佟莉的存在。
                                                                                      ——阿喳

卡住了,等我捋一下,今天应该不会更了,对不起大家

         在政府军那里拿到了地图,杨锐、徐宏和小耿开始制定行动计划。恐怖分子把黄饼的贮藏地点被选在一个死火山的山口,地势四周高中间低,便于两队人马潜伏和伪装,但交易地点在火山口外的向阳测,周围都是荒漠,基本无法藏身。“耿组长,我看咱们这次这样分配,先说狙击组,交易地点的这里有一个指挥塔,顾顺李懂,负责占领这个指挥塔,伞兵和卫生员,他们两个在附近的山壁上找一个制高点,火力覆盖全场,徐宏陆琛和庄羽开一辆坦克,你和老炮、强子开一辆,坦克可以藏在山体的裂缝中,暂时隐蔽蛰伏,等需要支援时再开出来,你们开坦克的先出发去隐蔽,我们剩下的人都坐直升机,翼装飞行到那儿,你看怎么样?”“没问题,就按你说的分配吧,但是有一点,这次的黄饼是有辐射性的,所以大家在战斗过程中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造成泄露”,其他人都郑重其事的点头。
        任务分配好,各组开始做准备工作,坦克小组检查了坦克的油料和炮弹,准备完毕就先出发了。翼装飞行小组也都换上了翼装,走路都走不利索,左摇右摆的,一个个笨拙的像只企鹅,等杨锐他们一边笑一边爬上直升机的时候,最先上去的伞兵和卫生员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不能自已了,其实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动作有多可笑,平时雷厉风行的特种兵,穿上这身衣服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这样的景致可不常见,能忍住不笑才怪呢。            
                                                                                       ——阿喳

         众人见石头石头睡的沉稳都转身出了帐篷,只有佟莉落在后边多看了两眼。邓梅和夏楠都被政府军派来的直升机送走了,石头的情况最好不要参加战斗,而且沙漠里环境太过恶劣,杨锐不敢对他的伤势掉以轻心,决定让石头一起返回军舰,留下蛟龙一队其他人和孤狼B组在集合点待命。
         政府军的通讯员拿着通讯设备找到杨锐,但是被对方告知因为天气的原因,对方无法联系我国的军舰,而且政府现在无力组织叛军和恐怖分子的黄饼交易,能为他们提供的只有一架直升机。“这么无能的政府,我真是头一回见,真是弱爆了”,结束通话以后伞兵忍不住吐槽,卫生员止住他的话头“他们这个国家现在乱像丛生,也实在是没有能力来解决这件事了。”“现在我们没有上级的命令,但是这件事我们绝对不能置之不理”,小耿也说“没错,既然我们遇到了,那就肯定要管管了”,“现在我们只有一架直升机,别的~”“诶,不对呀,那坦克是我们的战利品,是给他们了,可我们现在连借用的权利都没有了吗?”“伞兵说得对,杨队长,我看这样,咱们再跟政府军沟通一下,借这两辆坦克用一用,反正也是在帮他们解决问题,他们不能连这点小事都不同意吧”,“好,那我去交涉一下”。果然,没说什么废话,政府军的上级就同意杨锐他们可以暂时使用那两辆坦克,这样一来这次行动的压力就减轻了许多。
                                                                                       ——阿喳